分享赚钱-国内最大的手机网络赚钱项目资源兼职交流论坛分享平台感谢一路上有你!

基金鑫东财配资供给潮中挖掘转债价值

发表时间:2019-05-27 14:16  

摘要:随着中美贸易战的脉冲效应减弱,指数震荡幅度明显减小但下跌趋势仍延续。自年初以来转债市场迎来了供给大潮,不妨将其与2011~2013年的供给潮进行比较。

2011~2013年转债融资富有比较优势,几只国企大盘券拉高了供给规模,但当时转债市场扩容有限。2017年后定增受限,新券数量爆发,民企小盘券成为中流砥柱。展望未来,定增可能再度放开,必然会对资金分流,转债市场扩容也许会放慢,但绝不会止步。

可转债市场

市场震荡程度减弱

本周随着中美贸易战对A股的脉冲效应减弱,指数震荡幅度明显减小但下跌趋势仍延续,上证综指单周仅下跌1.02%,深证成指和创业板指跌幅未超过2.5%,沪指周一探底2838点后小幅回升,沪股通本周净流出60.89亿元,深股通净流出102.48亿元。转债方面,债底保护已经凸显,中证转债本周跌幅0.86%,上证转债本周跌幅0.79%,其中周三在权益下跌的情况下,转债依然逆势上涨。自年初以来转债市场迎来了供给大潮,当前存量转债只数达到179只,规模达到4044亿元,将其与2011~2013年的供给潮进行比较,对未来的市场走向有所启发。

当前供给潮与2011~2013年有何区别

自从2017年证监会收紧定增,转债便获得了融资主体的青睐,个券数量和存量规模都迎来了爆发式增长。2017~2019年分别新发个券46/70/54只,新发规模1275/1029/1709亿元,均处历史绝对高点。向前回溯,2011~2013年也存在一波供给潮,年内分别新发个券9/5/8只,新发规模413/164/545亿元,尽管均不及当前的水平,但在当时定增如火如荼的背景下实属不易。

尽管2011~2013年存量只数不多,但存量规模已达到2018年年中的水平,是受到当时新发大票的支撑,包括中行转债、工行转债、石化转债、民生转债,平安转债,大票规模占新发券总规模的60%以上,银行和石化等国企是当时的主要供给者。反观现在,转债市场不再依赖大票的支撑,20亿元以下的小票开始活跃,新发券中77%都是小票,民企逐渐成为转债发行的中坚力量。伴随着这一改变的是转债信用资质的下沉,当时新发券中40%是AAA级,AA-以下的仅占4.5%,而现在AAA级的仅占13.5%,AA-以下的超过21%。

是什幺造成了供给潮的差异?一方面,当时权益市场不振,定增发行难度高,债务融资成本高,通过低门槛的转债实现低息融资,且能将转股节奏捏在手中,转债融资自然极富比较优势,因此催生了几只大票。另一方面,当时的“钱荒”叠加慢熊下的融资需求低迷,使得资金供需两端均被抑制,这决定了当时的转债市场扩容有限。

反观2017年后,定增受限,作为其替代品的转债义不容辞地顶了上来,直接导致2017年新券数量爆发。此外宏观背景也不同,通胀叠加慢牛,资金面供需均宽松,提供了转债市场扩容的温床。展望未来,定增可能再度放开,必然会对资金分流,转债市场扩容也许会放慢,但绝不会止步,市场状态类似2013年,我们要做的便是等待,何妨吟啸且徐行。

下一篇:没有了

说两句吧: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